斯莱特林人物解析-那天际最明亮的纯粹

向下

斯莱特林人物解析-那天际最明亮的纯粹

帖子  HarryLord123 于 周一 一月 30, 2012 10:48 am

暮色之始:他点开了银色,一圈圈渲染,直到生命的尽头,都未曾退缩。
萨拉查•斯莱特林——纯粹的启示
当舌尖轻轻吐出斯莱特林,表情是如此的虔诚,银色的蛇盘踞在盾牌上,是所有斯莱特林的标志。
远久之前,斯莱特林,格兰芬多,拉文克劳,赫奇帕奇,共同建立了霍格沃兹,千年之后他们的梦想得以实现——霍格沃兹成为最优秀的魔法学校,从霍格沃兹出来的学生,无一不出色的巫师。
然而,斯莱特林却微微抿起了嘴,这梦想并不是他的,这梦想里掺杂了渐渐而临的绝望。格兰芬多的金色太张扬,竟使得萨拉查的银色成了金色的对立——或许这本是命运的安排,一对好友就此反目。
格兰芬多胸怀宽广,他的宽广反而蒙蔽了他的双眼——他看不见隐藏在历史中的预兆,他是宽容的,热情的,勇敢的,无畏的,格兰芬多的牺牲精神吸引了所有仰慕他的人,包括拉文克劳,赫奇帕奇。
而斯莱特林只是静静关注着,他的呐喊不会染上鲜红的血色,他比格兰芬多更珍惜生命的意义——没有谁是可以随便牺牲的,没有巫师的血是可以白流的。
于是,他收起了魔杖,留下密室,悄然远去。
千年之后,麻瓜密布于他曾踏过的土地,巫师的血液掺杂了太多的杂质,他的蛇怪承载着最后的希望,却又是被一个格兰芬多击杀——最后的结果便是魔杖用来修理破损的汽车,混淆咒成为赢得驾照的手段——无法忍受的玷污,魔法竟沦落至此。萨拉查,千年之前,在你萧然离去之时,是否已料到今日之景?
凄惨的结局并不可悲,可悲的是早知道结局却无法改变。
格兰芬多继承了光辉,斯莱特林背负着冷寂,然而他的脚步,从未停歇,一步步,沉重地抬起,坚定不移地放下,他要为后人踏出一条未被污染的圣路。
即使被百般唾骂污蔑,萨拉查斯莱特林,仍是所有斯莱特林的神。他留给一代代斯莱特林的,不仅是纯粹,还有不为人知的孤独。
斯莱特林,银蛇不死,你却已逝。

暮色漫天:银色与黑色交缠,最莫测的继承者,缔造了只属于他的时代,哪怕灵魂残缺,他仍是孤高神秘的笑颜。
伏地魔(汤姆•马沃罗•里德尔)——纯粹的凌厉
他的一生有着很多个名字。一开始是汤姆——孤儿院里许许多多汤姆共同拥有的名字,平庸,黯淡,束缚了他不符年龄的梦想。再然后,是霍格沃兹校友崇敬的里德尔,他后来憎恨的姓在那时代表着旁人的敬畏和崇拜,他曾以他的父亲为傲,所以当他得知真相时,里德尔这三个字顿时成了最讽刺的伤痛。
许多年之后,他终于可以真正抛弃这个平庸的名字,无论是汤姆还是里德尔,他亲手将他的过去抹杀——他是伏地魔,非如邓布利多所说的只是一个面具,伏地魔,他亲自取的名字,已经刻入他的灵魂,霸气。凌厉,带着毁灭一切的决绝。
即使他不承认,种种迹象仍然表明,他是些许恨自己的,至少是那一张和他那麻瓜父亲一模一样的脸庞,这张脸时时刻刻提醒体内高贵血液中不能除去的肮脏——法力无边的他唯一做不到的事,这肮脏,让他作呕。
于是,他贯穿一生的决绝使得他甚而不惜对自己下手,血红的瞳孔,惨白的肤色,蛇一样的脸孔,他对着镜子却露出高傲的笑。容貌算什么,他要的是永生不灭的力量。
伏地魔的时代,以毁灭为标志。
这是句旁白,沾染鲜血的旁白,不只是麻瓜的,傲罗的,食死徒的,还有他自己的。
直到伏地魔的称号只有渺渺几个人敢呼之于口,直到他有了大批的追随者,直到跟之而来的新名字——黑魔王。他成功了,他实现了他年轻时的部分梦想——世界上的任何巫师都不敢轻易吐出他的名字!
然而他的祖先赋予他的伟大使命同时,他也继承了随之而来的孤独。伏地魔的一生独来独往,没有亲人,没有朋友,没有恋情——于贝拉特里克斯的爱,他只笑而不语,那笑,高处不胜寒。
什么都没有,除了力量,除了畏惧以及畏惧带来的背叛,除了贝拉看似无期望的爱情。
而他又笑了,这些就够了。
他被认为会毁灭一切美好的东西,然而,那美丽的定义又是什么?是麻瓜对于巫师的轻蔑?是巫师想尽办法的躲闪?是魔法世界渐渐的崩坏?
没人回答他,他也不需要回答,他从来不屑于解释。
斯莱特林,霍格沃兹四巨头中最伟大的一个,请对我说话。
年轻的他用蛇佬腔嘶嘶地说,脸上是掩不住的骄傲和兴奋,胸口的银蛇徽章闪闪发亮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暮色蜿蜒:他有一双冷酷的眼睛,一头铂金色的长发,下巴勾勒出的线条,是古老家族代代相传的优雅。
卢修斯•马尔福——纯粹的美丽
Lucifer,古希腊的启明星。每当夜幕降临,你总将光辉格外赠与那个和你有着相同美丽的人。月光下孔雀昂首独步,白色的羽毛折射不亚于独角兽的淡淡银光。那刹那间回首开屏的纯白惊艳,竟和它的主人如此相像。那个主人是神秘的,优雅的,操控一切的。
在他之前,马尔福是人们对于这个古老家族的唯一感觉,然而一天,出现了个总是微微抬起下巴的男子,他铂金色的长发流泻置腰,他那闪动着灰色光芒的眼睛叫你不得不服从他说的话。
卢修斯,上层巫师从此牢牢记住了这个名字——马尔福新一代的当家。而他只是轻笑,笑他们的无知幼稚,他才是唯一明白马尔福三个字份量的人。
马尔福,不是腐朽,不是纵欲,不是别人眼里映射出的自大——它是骄傲,是凌驾,是膜拜,是他决心重振的尊贵。他要将掉落在地的碎片捡起,用他的灵巧锻造出一柄流动着纯血的剑——通透纯粹,不可侵犯。
他用他的灵魂慢慢洗刷父亲加诸于马尔福上的斑渍,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其中的艰辛,因为卢修斯总是笑得云淡风轻,对于外人,他眼中的灰色,是钢,是铁,固执地守护着内心,年少时的隐忍和坚毅,只有自己看得到。于是,他站在了魔法部的上方,冷冷操控着纯血巫师的秩序——他的优秀使得他成为了主人的宠儿,他扬眉,依旧贵族风度。
直到,那同样一头金发的温婉女子出现,他的灰色在她温柔的眼波中融化,再然后,他的灰色在德拉科诞生时迸发激烈的光芒,似燃烧了自己。
YOU ARE NOT ALONE.
月夜怀抱着小德拉科,感到肩膀相靠时妻子传来的温暖,他是曾暂时卸下肩头的重担吧,哪怕只有一会儿。这时,他会温柔真诚地笑,像个孩子一样。
丈夫,父亲,多么温暖的词眼。温暖了他少年冰封的心,他战胜了诅咒似的孤独,不能责怪他的不忠与背叛,他只是选择了他想要的,正如一个真正的斯莱特,即使背叛一切,也誓要保护心中至爱。
游走于光明和黑暗之间,一如启明星存于黑夜和白天的交错——卢修斯马尔福,永远的优雅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暮色隐晦:没有谁比他更知道悔痛的重量,削瘦脸庞上的一双漆黑眼眸,让人不可自拔地沉醉,享受无法用言语描绘的痛苦。
西弗勒斯•斯内普——纯粹的隐忍
莉莉。
有人在午夜轻轻默念这个名字。声音很温柔很温柔。声音的主人有个与王子相同的姓氏,但却没有王子般的出身,更得不到王子所拥有的宠爱——普林斯是尊贵荣耀,斯内普是苍白疲倦。
有人是幸运的宠儿,也有人常常被她遗忘。
注目西弗勒斯,就会发现世界的不公,比起詹姆,他又缺少什么呢,他知识渊博,他聪明过人,他资质卓越……他只能静静站在角落里,凝望着一头火红的挚爱渐行渐远。
西弗勒斯,是骄傲的,也是自卑的。那一声“泥巴种”成为生命无法承受之重,切断了这世上最强烈的羁绊。骄傲的他低下头,祈求她的原谅,可结果令他心凉,那双曾经温暖过他的温柔双手,永远地离开了,剩下他一个人在应该熟稔却陌生的巫师世界。没了她,他该去哪里?他只能回到唯一心安的地方——跟随最强大的黑巫师,他才能彻底发挥他的才能,他才能俯视黑魔法远逊于己的波特,他才能忘记深入骨髓的孤独。
我情愿死的是我!
这是西弗勒斯一生唯一的悲鸣,邓布利多没有看见他的眼泪。山顶的风凌烈,吹起了食死徒的黑袍,露出一直隐藏的爱情。这爱,令邓布利多动容,让邓布利多无偿相信他。
自此,他是斯内普教授,冷酷,偏心,对哈利苛刻至极,他延续了一直以来的孤僻古怪,他得到的是三个学院学生的厌恶畏惧——黑色丑陋的大蝙蝠——而西弗勒斯只是嘲讽地笑了笑,继续漫不经心地扣掉漏斗里的宝石,继续恶毒地调侃讥刺,继续暗暗关注着最爱之人的珍宝,继续为了她燃烧自己的生命。
随着时间流逝,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,当所有人努力摸索真相,他却一味将自己隐藏。西弗勒斯在心底说,他不需要理解。
那个人已经永远离开了,他还需要谁的目光呢?
看着我。弥留之际,他说。
那双明亮的绿色眼睛,他看着他生命的意义——不是混血王子,不是黑魔王的宠儿,不是霍格沃兹最勇敢的校长。
只是坐在湖边,专注看着莉莉的黑发男孩。
avatar
HarryLord123
霍格沃茨预科生

帖子数 : 12
注册日期 : 12-01-30
年龄 : 20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